白楊網(wǎng)
新版官網(wǎng)| 融合服務(wù)門(mén)戶(hù)| 登錄| [ENGLISH]

今日推薦

《新華文摘》全文轉載 張樹(shù)庭 | 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探索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的中國之路

來(lái)源:中國傳媒大學(xué) ?? 2024-01-24 ??作者: 瀏覽量:1975

內容摘要:近年來(lái),數字化媒介正處于高速發(fā)展的階段,國家戰略對出版學(xué)科、出版行業(yè)也給予了高度的重視,這為中國出版專(zhuān)業(yè)的自主建設、創(chuàng )新發(fā)展和協(xié)同共建提出了新的要求。通過(guò)中國出版學(xué)科建設的文化自主觀(guān)和傳播生態(tài)觀(guān),從學(xué)科共建、知識共建和生態(tài)共建三個(gè)維度,推動(dòng)中國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開(kāi)創(chuàng )多元協(xié)作新模式、構筑自主知識新體系、打造產(chǎn)學(xué)研聯(lián)動(dòng)新版圖,最終建設出符合中國式現代化發(fā)展理念、滿(mǎn)足中華優(yōu)秀文化傳承需求、有利于世界文明交流互鑒目標的中國特色出版學(xué)。

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自主建設在中華文脈的演進(jìn)承繼和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發(fā)展中不斷探索自己的道路,并體現出獨特而鮮明的中國新時(shí)代特色。出版印刻歷史,銘刻當下,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自主建設,源于我國綿延數千年而仍然生生不息的出版實(shí)踐史。自夏商以來(lái),對圖書(shū)典籍的編撰、修繕及版行,成為延續中華文脈與傳播知識的重要手段與方式。先秦時(shí)期,孔子“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六經(jīng)》得以傳天下;漢劉向廣集眾本,校讎篇章,完成了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組織的古籍編撰工作?!八拇蟀l(fā)明”之“造紙”與“印刷”為中國出版的歷史實(shí)踐提供了堅實(shí)的物質(zhì)基礎。唐宋元明清以降,官刻、私刻、坊刻多種出版形態(tài)并存,使中華文明在出版實(shí)踐中得以傳承記憶。

在革命戰爭年代,革命先輩通過(guò)書(shū)刊、報紙和進(jìn)步文章的出版傳遞著(zhù)革命真理和理想信念,引領(lǐng)更多的人走上革命道路,投身于救亡圖存的社會(huì )行動(dòng)之中,為當時(shí)的中國引入了啟蒙之光。新中國成立后,出版事業(yè)在黨和國家的領(lǐng)導下走向繁榮發(fā)展,并在長(cháng)期的出版實(shí)踐中逐漸形成了有中國特色的出版方針、出版理念與實(shí)踐話(huà)語(yǔ):“我國的出版事業(yè),與資本主義國家的出版事業(yè)根本不同,是黨領(lǐng)導的社會(huì )主義事業(yè)的一個(gè)組成部分,必須堅持為人民服務(wù)、為社會(huì )主義服務(wù)的根本方針?!边M(jìn)入新時(shí)代以來(lái),出版事業(yè)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lǐng)導下,“與黨和國家各項事業(yè)同向同步,在正本清源、守正創(chuàng )新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fā)生歷史性變革,為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建設提供了重要支撐”。

卷帙浩繁,書(shū)寫(xiě)天下,繼往開(kāi)來(lái)。今天,中國出版秉承著(zhù)賡續中華文明共同體意識的文化使命與新時(shí)代宣傳思想文化戰線(xiàn)排頭兵、先遣軍、陣地軍的重要任務(wù)。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宣傳思想文化戰線(xiàn)肩負著(zhù)為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堅強思想保證、強大精神力量、有利文化條件的重要職責?!敝袊霭鎸W(xué)科應該“在新的歷史起點(diǎn)上繼續推動(dòng)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

在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實(shí)現第一個(gè)百年奮斗目標之后,向第二個(gè)百年奮斗目標進(jìn)軍的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中國式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已經(jīng)開(kāi)啟。作為黨的宣傳思想文化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扎根中國大地的出版學(xué)科建設是新征程中促進(jìn)文化繁榮興盛、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的重要力量。新的發(fā)展階段也為當下中國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和實(shí)踐創(chuàng )新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微觀(guān)層面,出版工作需要迫切提升出版內容水平和出版服務(wù)質(zhì)量,為廣大人民帶來(lái)更好的出版作品和出版服務(wù);在中觀(guān)層面,出版工作需要積極適應全球出版業(yè)變革的趨勢,將改革和創(chuàng )新轉化為增長(cháng)和進(jìn)步的動(dòng)能,搶占數字時(shí)代出版業(yè)發(fā)展的先機;在宏觀(guān)層面,出版工作需要更好地發(fā)揮服務(wù)大局、統一思想、凝聚力量的重要作用,助力主流思想輿論的鞏固和壯大,同時(shí)也要注意出版工作與國際傳播工作相結合,增強出版作品“走出去”的能力,借由立足本土的出版實(shí)踐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

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自主建設正處于以數字化技術(shù)為基礎的媒介環(huán)境演變之中。對于人類(lèi)傳播史和出版發(fā)展史而言,數字網(wǎng)絡(luò )與智能技術(shù)的出現與高速發(fā)展,推動(dòng)著(zhù)出版內容、出版載體、出版模式和出版全流程的自我革新,也對中國出版學(xué)的自主發(fā)展與學(xué)科共建提出了新時(shí)代的要求,出版業(yè)已然置身于“信息無(wú)處不在、無(wú)所不及、無(wú)人不用”的全媒體傳播場(chǎng)景之中。

具有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的出版學(xué)科,是服務(wù)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建設的創(chuàng )新型學(xué)科,是服務(wù)數字文化消費新場(chǎng)景建設的應用型學(xué)科,是構筑 “全程”“全息”媒體深度融合轉型的自主性學(xué)科;也是在新“產(chǎn)眾”(prosumer)和新閱讀文化的多重互動(dòng)中,實(shí)現 “全員”“全效”文化傳播效能的實(shí)踐性學(xué)科。具有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的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與“數字中國”的大國理想與社會(huì )發(fā)展同頻共振,是踐行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提到的“新時(shí)代新的文化使命”,也是“在新的起點(diǎn)上繼續推動(dòng)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重要方式。


一、出版學(xué)科建設的文化自主觀(guān)


中國式現代化的新征程對中國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提出了新的需求,也指明了面向未來(lái)的發(fā)展方向和扎根中國大地的時(shí)代立場(chǎng)。本文認為,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自主建設與實(shí)踐創(chuàng )新,是中國式現代化征程、中華文明傳承和世界文明互鑒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中國式現代化發(fā)展的時(shí)代之需


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實(shí)踐創(chuàng )新與自主建設,是中國式現代化征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完美契合了物質(zhì)文明與精神文明相互協(xié)調、彼此共鑒的時(shí)代特征。中國式現代化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是人口規模巨大的現代化,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是物質(zhì)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協(xié)調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是走和平發(fā)展道路的現代化”。出版是將精神文明凝結為作品再搭載于各種物質(zhì)載體之上進(jìn)而實(shí)現傳播的過(guò)程,彰顯出物質(zhì)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協(xié)調與共鑒。

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實(shí)踐創(chuàng )新與自主建設,是中華文明傳承與發(fā)展之文化旅程的重要組成部分,以文化刻印的方式與理念傳承的記述代代相傳。盡管不同學(xué)者對“出版”的定義在諸多方面存在進(jìn)一步學(xué)術(shù)探討的空間,但基本存在一種共識,即出版使文化得以保存和傳播,是文化的源頭和依托。中國出版學(xué)科既在歷史演進(jìn)中為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繁榮與延續提供基礎載體,也在當代實(shí)踐中為馬克思主義出版觀(guān)與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現代性實(shí)踐的結合開(kāi)拓媒介創(chuàng )新的進(jìn)路。

在歷史演進(jìn)方面,出版驅動(dòng)著(zhù)社會(huì )文化的繁榮發(fā)展與普惠普及,是中華文明的傳承載體,也在一定程度上介入了文化生成的過(guò)程,成為中華文明的形塑力量。出版活動(dòng)并不是不加選擇的傳播過(guò)程,其中還包含著(zhù)復雜的編輯選擇、人民選擇和時(shí)代選擇的過(guò)程,并在選擇中形成了穩定、有保障的出版機制和運作體系。因此,真正代表時(shí)代價(jià)值觀(guān)念的社會(huì )文化、代表時(shí)代精神的思想內涵,以及得到一個(gè)時(shí)代的人們廣泛認可的文化氣質(zhì),都將經(jīng)由出版脫穎而出。在德布雷媒介學(xué)理論的想象中,出版不僅僅關(guān)乎承載信息與文化的MO (組織化的物質(zhì),即媒介載體、組織材料、技術(shù)設備),更是與對歷史共享與傳承非常重要的OM (物質(zhì)化的組織,如博物館、圖書(shū)館、學(xué)校等)息息相關(guān)。換言之,出版延長(cháng)了優(yōu)秀文化乃至一整套文明系統的生命周期,使優(yōu)秀傳統文化不僅能夠跨越空間的閾限而實(shí)現“傳播”,而且能夠跨越時(shí)間的閾限,形成代代相傳、歷久彌新的時(shí)間性的 “傳承”。

在當代實(shí)踐方面,邁進(jìn)數字中國新時(shí)代的出版實(shí)踐推進(jìn)了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創(chuàng )新性轉化和創(chuàng )造性發(fā)展,也使馬克思主義的出版觀(guān)在數字出版時(shí)代得到了理論發(fā)展。如中國傳媒大學(xué)師生共創(chuàng )的《紅色文物青年說(shuō)》《百年先鋒》《解碼中華文化基因》等融合出版佳作,得到了多家主流媒體的刊播,多部作品也入選了中宣部主題出版重點(diǎn)出版物選題、教育部主題出版選題。這些作品通過(guò)紅色文化、當代社會(huì )主義文化與當下數字傳播技術(shù)的結合,以及對數字出版的深刻理解和深度踐行,不斷創(chuàng )新優(yōu)秀文化傳承的方式和媒介記憶的形式,對社會(huì )文化的當代實(shí)踐和話(huà)語(yǔ)體系都進(jìn)行了重要探索。


(二)世界文明互鑒的重要基石


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自主建設與實(shí)踐創(chuàng )新,是世界現代社會(huì )科學(xué)與自然科學(xué)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中華文明走出去,以“圖書(shū)—影音—數字”出版物承載世界文明互鑒之歷史意義的重要基石?!冻霭鏄I(yè)“十四五”時(shí)期發(fā)展規劃》將“出版走出去取得成效”列為重要目標之一,這既是我國國際傳播政策的內在要求,也是增強中華文明影響力、促進(jìn)人類(lèi)文明交流互鑒和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必由之路。

在我國國際傳播工作的視域下,中國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是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擔負著(zhù)中華文明和優(yōu)秀社會(huì )主義文化“走出去” 的重任。2021年5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強調,“要下大氣力加強我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展示真實(shí)、立體、全面的中國,形成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huà)語(yǔ)權”。作為文化傳播和文明交流的重要途徑,出版自然成為國際傳播能力提升的關(guān)鍵陣地。包括圖書(shū)、影像、融媒體作品乃至游戲在內的不同媒介形式的出版物,在推動(dòng)中國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海外傳播的同時(shí),也向世界闡述和展現了中華文化的精神內涵。高水平、高質(zhì)量的譯制出版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升中華文明的傳播力和影響力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在人類(lèi)文明交流互鑒的視域下,中國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是文明交流、思想互通、知識流動(dòng)和意義共享的實(shí)踐體現。2015年,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第七十屆聯(lián)合國大會(huì )一般性辯論的講話(huà)中,從五個(gè)方面具體闡釋了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進(jìn)路,明確提出“我們要促進(jìn)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世界文明具有絢爛的多樣性,世界文明史因出版而得以銘刻和記錄。傳統圖書(shū)出版和視聽(tīng)、多媒體、融合出版等,都是文明間跨越文化阻隔、產(chǎn)生平等對話(huà)、形成意義共振的重要途徑。第二十九屆北京圖書(shū)博覽會(huì )共達成中外版權貿易協(xié)議(含意向)2 000項,參展的中外出版人普遍認為,中外出版界之間合作空間廣闊,唯有通過(guò)國際間出版界的深度合作,才能繼往開(kāi)來(lái),深化文明交流互鑒。


二、出版學(xué)科共建的傳播生態(tài)觀(guān)


中國出版學(xué)科與中國式現代化的偉大征程、中華文明的歷時(shí)性傳承、世界文明的共時(shí)性共鑒都深度勾連在一起,決定了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自主建設和創(chuàng )新發(fā)展注定是一項系統性工程,需要堅持守正創(chuàng )新和系統思維,搭建起學(xué)界、業(yè)界的協(xié)同共建模式。

出版學(xué)科共建仍面臨新的問(wèn)題和挑戰。其一,中國理論與中國實(shí)踐的現代化融合。如何秉持兩個(gè) “結合”,守正創(chuàng )新,構建科學(xué)規范,扎根中國大地的出版理論與實(shí)踐的共建發(fā)展模式,是首要問(wèn)題。其二,知識共建的自主性與開(kāi)拓性。如何立足中國出版史學(xué)的深厚土壤,借鑒參照國際出版學(xué)實(shí)踐形態(tài),構建現代化的中國出版學(xué)知識體系的自主性和開(kāi)拓性,是關(guān)鍵問(wèn)題。其三,生態(tài)共建的開(kāi)放性與融合性。如何跟進(jìn)迅猛發(fā)展的信息化浪潮,將 “互聯(lián)網(wǎng)這個(gè)變量變成事業(yè)發(fā)展的增量”,通過(guò)數字出版、融合出版多種新型出版模態(tài),打造出版生態(tài)的線(xiàn)上線(xiàn)下的同心圓模式,是策略問(wèn)題。

面對這些問(wèn)題和挑戰,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協(xié)同共建顯得尤為迫切。本文試從學(xué)科共建、知識共建和生態(tài)共建的三維向度,尋求中國出版學(xué)科自主發(fā)展的破局進(jìn)路。


(一)學(xué)科共建:開(kāi)創(chuàng )多元協(xié)作新模式


學(xué)科共建,指在新文科建設的觀(guān)照下實(shí)現跨學(xué)科的研究互通,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進(jìn)一步融合傳統出版和數字出版,結合出版學(xué)術(shù)研究與出版業(yè)界實(shí)踐,構建出多元協(xié)作的新型出版學(xué)科模式。本文認為,學(xué)科共建可從以下三個(gè)方面著(zhù)力進(jìn)行:

第一,加強出版學(xué)科相關(guān)研究的跨學(xué)科性和交叉性。早在1998年,編輯出版學(xué)專(zhuān)業(yè)就出現在了本科教育階段,并隨著(zhù)中國出版行業(yè)的繁榮發(fā)展而不斷壯大。直到2022年,出版學(xué)博士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獲批,標志著(zhù)我國出版學(xué)高層次人才培養學(xué)位體系基本形成。在學(xué)位培養體系和學(xué)術(shù)科研體系日漸成熟的基礎上,出版學(xué)領(lǐng)域更具跨學(xué)科和交叉屬性的研究與人才培養成了出版學(xué)科建設的新需求。高等院校與科研機構應吸納更多具有跨學(xué)科背景的學(xué)者、學(xué)生進(jìn)入出版研究的學(xué)術(shù)場(chǎng)域,通過(guò)共建科研基地、科研實(shí)驗室、博士后工作站,以及聯(lián)合申請國家重點(diǎn)攻堅項目等方式,加快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出版學(xué)學(xué)科體系、學(xué)術(shù)體系、話(huà)語(yǔ)體系,并以跨學(xué)科的研究成果解決中國出版實(shí)踐的實(shí)際問(wèn)題。

第二,合作開(kāi)發(fā)優(yōu)質(zhì)教學(xué)資源,共同培養卓越出版人才。在課程思政方面,各高校應立足學(xué)校,深入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出版觀(guān)進(jìn)校園、進(jìn)課堂、進(jìn)頭腦,同時(shí)面向業(yè)界,著(zhù)力打造教育出版界的“國家隊”“主力軍”。在高校合作方面,各高校在加強出版學(xué)課程思政與自主理論的共研共建的同時(shí),可善用巧用數字化平臺在線(xiàn)開(kāi)放的知識生產(chǎn)新空間,以平臺化的知識空間建設打破傳統課堂、商業(yè)平臺、慕課平臺和校內SPOC課程平臺之間的壁壘;在校企合作方面,高校與出版業(yè)應共同策劃主題出版,共同推出重點(diǎn)出版物,構建校企人才互聘、聯(lián)合培養、定向培養的長(cháng)效機制。

第三,以實(shí)踐創(chuàng )新成果為目標,全面服務(wù)文化強國建設、出版強國建設。各高校應根據自身的資源優(yōu)勢、人才優(yōu)勢,打造符合本校特色的項目制動(dòng)態(tài)教學(xué)方式,以“融合媒體+新聞出版+文化傳播”的思路整合教學(xué)內容,穩步推進(jìn)“課程學(xué)習+ 自主學(xué)習+課外實(shí)踐”協(xié)同的立體化教學(xué)模式。在此教學(xué)模式下,學(xué)生通過(guò)課程學(xué)習掌握基礎理論及技能,通過(guò)自主學(xué)習鞏固知識、發(fā)展能力,再以師生共創(chuàng )和教師工作組的方式開(kāi)展課外實(shí)踐,切實(shí)提高出版與傳播應用能力。團隊既注重培養學(xué)生的動(dòng)手能力和內容創(chuàng )意能力,又注重對實(shí)踐經(jīng)驗進(jìn)行理論提升,引導學(xué)生“在做中學(xué)、在學(xué)中做”,鼓勵師生以理論指導實(shí)踐,從實(shí)踐中總結經(jīng)驗,緊跟業(yè)界前沿動(dòng)態(tài),讓最新的行業(yè)理念與發(fā)展趨勢貫穿教學(xué)過(guò)程的始終,培養出真正滿(mǎn)足文化強國建設和出版強國建設需求的復合型數字出版與文化傳播人才。


(二)知識共建:構筑自主知識新體系


知識共建,指整合多方資源,從實(shí)際問(wèn)題出發(fā)建構中國出版學(xué)自主知識體系,推動(dòng)形成有中國特色的出版學(xué)科。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歸根結底是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背霭孀鳛樾麄魉枷胛幕闹匾嚨?,在文化強國建設過(guò)程中扮演著(zhù)獨特角色、發(fā)揮著(zhù)顯著(zhù)作用。作為研究出版現象、闡釋出版規律、培養出版人才的專(zhuān)門(mén)性學(xué)科,出版學(xué)是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的重要組成部分?;诖?,本文認為,建構中國出版學(xué)自主知識體系,需要在以下三個(gè)方面持續發(fā)力:

第一,要扎根中國實(shí)踐、中國經(jīng)驗,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出版學(xué)理論體系。中國問(wèn)題是中國出版學(xué)理論和知識體系建構的出發(fā)點(diǎn)和落腳點(diǎn),中國現象、中國事實(shí)、中國經(jīng)驗,也始終應當是中國出版理論創(chuàng )新的基礎和養料源泉。事實(shí)上,長(cháng)期以來(lái)中國出版領(lǐng)域積累了大量本土經(jīng)驗,中國獨特的出版實(shí)踐也蘊含著(zhù)大量的特殊規律,對這些本土經(jīng)驗和特殊規律的總結、研究,既是中國出版學(xué)天然的使命任務(wù),也必然形成大量本土的知識和理論。中國出版學(xué)界應當堅定不移地立足本土,以中國共產(chǎn)黨百年的出版實(shí)踐為主要依據,堅持把理論研究和知識創(chuàng )新寫(xiě)在中國大地上,在真正意義上擺脫西方學(xué)術(shù)話(huà)語(yǔ)的束縛,建構出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fēng)格、中國氣派的出版學(xué)知識體系、理論體系和話(huà)語(yǔ)體系,使中國出版學(xué)屹立于世界學(xué)術(shù)之林。

第二,要順應數字信息技術(shù)變革,推動(dòng)中國出版學(xué)理論發(fā)展與范式創(chuàng )新。隨著(zhù)信息技術(shù)的迅猛發(fā)展,數字技術(shù)、網(wǎng)絡(luò )技術(shù)逐漸嵌入出版領(lǐng)域的方方面面,我國出版業(yè)態(tài)發(fā)生了結構性變革,數字出版成為出版行業(yè)轉型與發(fā)展的重要方向。在這樣的時(shí)代和行業(yè)發(fā)展背景下,對出版實(shí)踐具有指導作用的出版學(xué)知識體系也應該隨之更新和重構。在建構中國出版學(xué)自主知識體系的過(guò)程中,必須堅持以時(shí)代為觀(guān)照,加強數字出版領(lǐng)域的研究,重視數字出版理論的發(fā)展,建構出與時(shí)代同頻共振的出版學(xué)知識體系,推動(dòng)數字時(shí)代中國出版學(xué)理論的范式轉換與時(shí)代發(fā)展。

第三,要面向黨和國家重大戰略,使出版學(xué)知識與理論更好地指導實(shí)踐。實(shí)踐是出版理論創(chuàng )新的根本目的和最終歸宿。出版學(xué)理論研究、知識創(chuàng )新要堅持一切從實(shí)際出發(fā),面向黨和國家重大戰略,著(zhù)眼解決文化強國建設以及出版領(lǐng)域高質(zhì)量發(fā)展過(guò)程中的實(shí)際問(wèn)題。因此,學(xué)界需要聚焦出版學(xué)發(fā)展的前沿性問(wèn)題、關(guān)鍵性問(wèn)題和根本性問(wèn)題,在順應中國特色出版實(shí)踐發(fā)展節奏的同時(shí)不斷拓展出版學(xué)知識體系的廣度和深度,實(shí)現出版學(xué)知識體系在內容、結構上的面相更新,使自主知識體系的建構真正有效地服務(wù)于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也更好地回答 “中國之問(wèn)”“世界之問(wèn)”“人民之問(wèn)”和“時(shí)代之問(wèn)”。


(三)生態(tài)共建:打造產(chǎn)學(xué)研聯(lián)動(dòng)新版圖


生態(tài)共建,指打破出版產(chǎn)業(yè)、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之間的壁壘,打造中國出版學(xué)科產(chǎn)學(xué)研聯(lián)動(dòng)的新生態(tài)和新版圖。出版產(chǎn)業(yè)、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有著(zhù)各自的優(yōu)勢,而生態(tài)共建將重新整合這些資源優(yōu)勢,形成出版強國建設的合力。

第一,出版產(chǎn)業(yè)應發(fā)揮長(cháng)期以來(lái)形成的資源積累與實(shí)踐經(jīng)驗優(yōu)勢。無(wú)論是傳統出版社,還是新興的融合出版機構,它們的優(yōu)勢主要在于長(cháng)期以來(lái)發(fā)展形成的雄厚基礎,包括知識產(chǎn)權、文化IP、專(zhuān)家網(wǎng)絡(luò )等。同時(shí),出版產(chǎn)業(yè)有完善、規范的出版流程、傳播途徑和運營(yíng)體系。對于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發(fā)展而言,來(lái)自出版產(chǎn)業(yè)寶貴的經(jīng)驗和成熟的機制能夠為實(shí)踐教學(xué)提供貼近一線(xiàn)的工作指南,為學(xué)術(shù)研究提供充滿(mǎn)生命力和想象力的研究田野,為出版學(xué)專(zhuān)業(yè)的學(xué)生提供直接的實(shí)習實(shí)操機會(huì )。

第二,各教育與研究機構應發(fā)揮出獨特的智力支持作用。首先,來(lái)自高校的研究者可以從理論的高度和客觀(guān)的視角對出版行業(yè)進(jìn)行研究性的觀(guān)察和學(xué)理性的反思,及時(shí)地發(fā)現和修正出版行業(yè)可能因為過(guò)度追求商業(yè)利益而出現的錯誤。其次,來(lái)自高校的師生團隊能夠以出版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成果為研究對象,對其中的實(shí)踐經(jīng)驗和學(xué)理脈絡(luò )進(jìn)行歸納總結和理論提煉,促進(jìn)實(shí)踐探索與理論研究在循環(huán)往復中實(shí)現螺旋式的上升。最后,高校是出版產(chǎn)業(yè)最為直接的人才寶庫,只有借助高等院校在人才培養上的強大力量,才能真正完成人才培養體系和產(chǎn)教研協(xié)同體的生態(tài)構建。

第三,以新興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為主的科研機構應提供更前沿的研究視野與更先進(jìn)的方法支持。在移動(dòng)互聯(lián)技術(shù)高速發(fā)展的背景下,各大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也紛紛加入融合出版的實(shí)踐與研究,并憑借強大的科技水平與雄厚的資金優(yōu)勢獲得了對數字出版前沿的洞察能力和對社會(huì )熱點(diǎn)的預測能力??蒲袡C構應加強與各高校、出版產(chǎn)業(yè)的研究合作,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更先進(jìn)的方法輔助高校的出版研究與出版產(chǎn)業(yè)的出版實(shí)踐,幫助其從更前沿的角度思考出版產(chǎn)品的呈現方式與制作方向,切實(shí)提高出版實(shí)踐與出版物的質(zhì)量。


結 語(yǔ)


中國出版學(xué)科的自主建設是建設文化強國、出版強國的大事,是立足出版領(lǐng)域構建中國自主知識體系的好事,也是服務(wù)出版學(xué)科建設、專(zhuān)業(yè)建設和高校人才培養的實(shí)事。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強調,“擔負起新的文化使命,努力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出版正是文化生產(chǎn)和文明傳承的重要手段,是黨的宣傳思想文化工作的重要部分,是促進(jìn)文化繁榮興盛、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的重要力量。邁入新時(shí)代,出版行業(yè)的創(chuàng )新力得到充分激發(fā),以出版服務(wù)國家和人民的能力顯著(zhù)增強,出版業(yè)實(shí)力、影響力、國際競爭力不斷提高,出版在增強國家文化軟實(shí)力和國際傳播能力方面的作用更加明顯。


作為出版學(xué)科的建設者、出版專(zhuān)業(yè)的研究者、出版人才的培育者,我們有責任、有義務(wù)加入出版強國、文化強國的建設行列,以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為主線(xiàn),以高等教育之力助推出版工作服務(wù)大局、統一思想、凝聚力量,助力出版業(yè)提升內容建設水平和服務(wù)供給能力,匯聚社會(huì )各界力量,合力推進(jìn)出版學(xué)科建設、專(zhuān)業(yè)建設,培養高水平出版人才,打造集學(xué)術(shù)研究、實(shí)踐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政策咨詢(xún)、國際交流對話(huà)等多功能于一體的新型智庫,扎實(shí)推動(dòng)中國特色出版學(xué)科建設,不斷提升出版專(zhuān)業(yè)的教學(xué)科研能力和人才培養水平,為助力新時(shí)代出版工作、推動(dòng)文化自信自強、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貢獻強大力量。


(注釋略)


作者系中國傳媒大學(xué)校長(cháng),教授、博士生導師。


引用格式參考:

GB/T 7714-2015 張樹(shù)庭.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探索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的中國之路[J].現代出版,2023(5):1-7.

CY/T 121-2015 張樹(shù)庭:《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探索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的中國之路》,《現代出版》2023年第5期,第1頁(yè)至7頁(yè)。

MLA 張樹(shù)庭."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探索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的中國之路."現代出版.(5)2023:1-7.

APA 張樹(shù)庭.(2023).扎根中國大地,面向數字未來(lái):探索出版學(xué)科自主建設的中國之路.現代出版,(5),1-7.



中國傳媒大學(xué)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xué)官方微博